初代吸血鬼第三季分集剧情介绍(1-22集)大结局

当前位置:飞艇8码在线计划 > 欧美剧情介绍 >

初代吸血鬼第三季第1集剧情介绍

本文地址:http://www.chausle.com/oumeijuqing/48570.html
文章摘要:初代吸血鬼第三季分集剧情介绍(1,性洁癖玉皇吃东西,洗手不干先意希旨张生记。

  卢西安的到来

  一千多年前的欧洲,几个孩子为了躲避父亲的追杀而四处躲藏,以至于人们经常会发现被吸干鲜血的尸体。慢慢的他们开始厌倦了这种逃亡的生活,其中的芬恩和科尔认为父亲只是追杀克劳斯,其他人没必要受牵连。但二哥以利亚却坚持团结在一起,不能单独抛下克劳斯。最小的妹妹丽贝卡则对二哥的话唯命是从。在一次袭击车队后,众人发现几名死者衣着华丽,很可能是到附近城堡参加舞会的贵族。丽贝卡想冒充他们,混入人类社会之中。以利亚担心不熟悉贵族的习惯、风俗,很可能会露馅,弄巧成拙。这时以利亚敏锐的听觉发现了掩盖在衣服和箱子里的呼吸声,车里还藏着一个英俊小生。众人正要下杀手时,这人大喊着自己是附近城堡的仆人卢西安,奉主人的命令护送远方的客人参加舞会。他熟悉主人的习惯及贵族的关系,可以帮兄妹五人进入城堡。果然,在卢西安的指点下,五兄妹很容易就打消了城堡主人的怀疑。卢西安并非从心里尊重自己的主人,反而是怨恨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贵族。他对自己把吸血鬼带进主人的城堡,没有丝毫内疚。这个性格很对克劳斯的胃口。很快克劳斯就被城堡主人的女儿奥罗拉小姐所吸引,为她的美貌所倾倒。卢西安提醒他,奥罗拉小姐的哥哥特里斯坦勋爵不是善茬,最好离他们远些。克劳斯不以为然。

  一千多年后的法属新奥尔良地区,大姐费雷娅在给亲爱的小妹丽贝卡写信,讲述着家里的近况。丽贝卡放弃吸血鬼的身体,在其他地方学习着巫术,直至找到救活科尔的方法。克劳斯仍不肯为自己的行为道歉,不会为海莉的痛苦而内疚。以利亚也不愿原谅克劳斯,兄弟之前的感情荡然无存。不过克劳斯还是遵守了诺言,将法属区的控制权还给了马塞尔。马塞尔则在老教堂里建立了搏击训练营,专门寻找有资格加入吸血鬼社群的人。吉娅的死对以利亚打击很大,他似乎放弃了以往温和的作派,经常到训练营中练习搏斗,以发泄心中的怒火。克劳斯和海莉的女儿霍普也在家人的照顾下茁壮成长,每到月圆之夜,以利亚都会带她到河口见自己的母亲海莉。克劳斯虽然很爱孩子,却只想着画画而不是为海莉寻找解除诅咒的解药。海莉和她的新月狼族只能继续忍受着每月月圆之时才能短暂恢复人形的痛苦。达维娜虽然得到了女巫之主的位置,但并不稳固。她与吸血鬼过于接近,让其他女巫非常反感。因为这个原因以及对始祖家族的厌恶,达维娜拒绝了继续为马塞尔制作日光戒指的请求。克劳斯时常去找凯米闲聊,称想改变自己的做法,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凯米也只想从心理咨询角度帮助克劳斯,不想再有其他感情方面的纠葛。经历上次的战役,这个家庭已经分崩离析,弗雷娅真不知道要如何弥补这些裂痕。

  曾经对抗达莉亚阿姨的避难所,现在成了克劳斯办个人画展的地方。在画展开幕前,克劳斯请来凯米与自己一同分享这份快乐。凯米知道克劳斯现在很孤单,身边的人都恨他,包括凯米自己。幸好文森特的电话让她有了离开的借口。文森特作为新奥尔良警局的神秘学顾问邀请凯米帮忙,对一起凶杀案做心理侧写。凯米到了现场,看到非常诡异的场景。西装革履满身鲜血的死者被绳索悬挂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嘴巴被人沿着面颊划开。虽然有绳索却只是悬挂并非束缚,死者就是这么站着直到大量失血死亡,完全没有挣扎的痕迹。文森特知道死者一定是被精神控制,凯米认为这种行为类似于一种仪式,以后一定会重复发生。凶杀组的威尔•金尼警官似乎不太相信凯米的话。此时,一个吸血鬼购买了新奥尔良的一座豪华住宅,他正是卢西安•卡斯尔。

初代吸血鬼第三季海报
初代吸血鬼第三季海报

  克劳斯回到家,正听到以利亚和弗雷娅在商量第二天满月时见海莉的事。两兄弟很快又因为海莉的诅咒争吵了起来,为了不影响霍普费雷娅及时制止了他们。

  第二天,达维娜在先祖的墓地召集女巫,命令女巫不得到珍地利地区,以免陷入与吸血鬼争夺地盘的战争。这一决定让女巫很不满,其中一个叫卡拉的女巫甚至念起咒语,让达维娜双手剧痛,一团大火紧紧包围着她。达维娜好不容易熄灭火焰,卡拉早已不见踪影。

  文森特和凯米一起到搏击训练营中调查凶案线索,马塞尔认为有可能是克劳斯所为。凯米不相信现在专注艺术的克劳斯会做出这么变态的事。画展上评论家对克劳斯的画作并不看好,诸多批评。卢西安突然出现,孤单已久的克劳斯非常热情的欢迎这个很久以前的老朋友。就在两人大谈往事说着卢西安与奥罗拉的关系时,凯米来到画展。凯米说到有吸血鬼杀死了本地人时,卢西安远远的听着,克劳斯则把皮球又踢给了马塞尔。他完全没有兴趣。

  河口,以利亚正在为晚上狼人的宴会准备菜肴。一辆越野车开来,几名武装保安下车,通知以利亚这里已经属于私人领地,两年内将建成高尔夫球场。而且因有人举报最近出现很多野生食肉动物,他们就是来清剿这些动物的。这样的说法让以利亚非常愤怒,痛下杀手。但这只是一队人马,还有其他的杀狼小队在河口布下了很多陷阱。为了海莉的安全,以利亚把还在卢梭酒吧狂欢的费雷娅叫到河口帮忙照顾霍普,自己则开始四处寻找捕狼陷阱,解决猎手。

  入夜,画展结束。评论家的批评以及凯米的怀疑,让克劳斯很不开心。卢西安的一番话更是火上浇油。现在吸血鬼都知道始祖家族被攻击的事情,克劳斯更是多次差点被杀,因为认祖归宗的原因,如果克劳斯死亡,那他转化出来的一枝吸血鬼都会随之死亡。这让很多吸血鬼坐立不安。芬恩和科尔两条转化链上吸血鬼死亡,已经引起了恐慌。为了让克劳斯相信自己,卢西安把他带到了自己的豪宅,里面正进行着吸血鬼的狂欢。两人单独到了卧室,卧室里是卢西安的私人预言家,漂亮的阿丽克西斯。她预测的方法很奇特,被吸血。克劳斯在吸她鲜血的同时,她就能看到克劳斯的未来。阿丽克西斯预言一年内始祖家族仅剩的三人也会被即将来临的野兽毁灭。

  搏击训练营里,马塞尔远远看到穿着兜头衫的达维娜上了训练营的阁楼,跟上前去,达维娜站在阁楼里,怀念着当年无聊却简单安全的生活。达维娜没想到女巫会想伤害自己,这让她不知所措。马塞尔让她想办法反抗,绝不能坐以待毙,必要时吸血鬼能出手相助。

  以利亚在丛林里寻找陷阱并一一清除,对猎人也毫不留情。突然一个女狼人冲了出来,以利亚误以为是海莉,但等她转过头才知道认错了人。女狼人不知道海莉的下落,但她认为海莉没有去看自己的女儿,就很可能已经死于猎人之手。以利亚四下寻找,终于找到了猎人们的皮卡车,一块帆布盖在车后的货箱上。揭开帆布,以利亚看到里面堆满了狼的尸体,海莉狼的身体很可能就在这里。

  凯米和文森特在讨论凶案的情况。凯米不认为会是克劳斯所为,而且也不可能公开说是吸血鬼所为,这样只会被关进精神病院。此时金尼警官打来电话,果然如凯米所说,同样的杀人案再次出现。第二具尸体的出现让文森特有些焦急,他来到搏击训练营,让马塞尔明白凶案导致旅游业下降,就会减少吸血鬼的血浆来源。马塞尔并不为所动,反而对文森特将达维娜推上女巫王座却又撤手不管的作法很不满。马塞尔提醒文森特,如果女巫继续与达维娜作对,她们将不会有好果子吃。文森特默然。

  先祖墓地阴暗的地下室里,变成人形的海莉被困在魔法阵里,她不知自己为何会到这来。达维娜出现,承认是她施法引诱海莉到此。在海莉为她完成一些事之前,海莉不能自由行动。

  凯米回到家,发现克劳斯已经在自己家中。克劳斯心力憔悴,渴望与凯米聊聊,抚平内心的不安。但凯米对他不请自来的行为非常反感,不愿意和他进行交谈。过激的话语再次刺伤的克劳斯的心,凯米自知失言。克劳斯离开前留下一幅专门为凯米制作的画作,画作里是灯红酒绿的街头,凯米孤单的背景,街边摆放着油画,作者却已不在。

  心情郁闷的克劳斯回到街头,终于压抑不住怒火,在一个偏僻的小巷里将评论家大卸八块,吸干了他鲜血。

  豪宅里,卢西安拿起桌上的剃刀将自己的嘴沿着面颊切开。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样子,他得意的微笑着。

  在东方一座偏远的庙宇里,一个和尚将一封信送到一个神秘女修行者的手里。她看过信后愤怒的将手一挥,和尚应声倒地,从袈裟里渗出血迹。她紧紧攒着项链上的吊坠,相信自己不用多久就能报仇血恨。

初代吸血鬼第三季第2集剧情介绍

  海莉的幸福

  漆黑的森林里,仍不死心的以利亚抱着霍普四处寻找海莉,背后突然传来声音,正是海莉的狼人丈夫杰克逊。他中了猎人的陷阱,幸好并未伤及要害,很快就能恢复。杰克逊不顾伤势,要在天亮变回狼形之前与以利亚联手找到海莉的下落。

  女巫先祖墓地阴暗的地下室里,海莉被困在魔法阵里无法行动,心里更是为无法见到女儿而愤怒异常。达维娜带着衣服和血袋进来,对海莉的威胁也是不理不睬。看着海莉贪婪的吸食着血液,达维娜提出自己的交易,可以解除海莉身上的反转诅咒,条件是为她除掉女巫中的反对者——卡拉。吸食血液过后的海莉冷静了许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费雷娅仍在夜总会里狂欢,似乎要弥补两千多年里损失的快乐,更像是在逃避剪不断理还乱的家族关系。凯米则在家里钻研着法医学里的现场仪式与记号知识,尝试对两起怪异谋杀案的凶手进行侧写。从种种心理学推断下来,最近出现的卢西安•卡斯尔最为可疑。凯米在网络上搜索他的相关信息,发现他居然是国王土地开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正是这家公司购入了河口的土地并找猎人清理当地的狼群。网络上有他的一段演讲视频,极具煽动性的讲述着如何挑战权威,成就自己的胜利。凯米不由得怀疑卢西安是否想通过谋杀本地人,破坏当地的平衡,以达到挑战始祖家族的目的。与此同时,警察正在清理第二起谋杀现场。威尔•金尼探长制止了一名自称《哨兵报》女记者的拍摄,他不希望过多的血腥场面曝光。

  卢西安是捕杀狼群的幕后黑手,这个情况自然会让以利亚和杰克逊怀疑克劳斯是否也参与其中。两人马上回到营地质问克劳斯,但克劳斯仍旧以玩世不恭的态度嘲弄着杰克逊,反而怀疑杰克逊与海莉又在策划抢走自己的女儿。不过对自己的哥哥,他还是说出了卢西安豪宅的地址,并将家族将被毁灭预言说了出来。以利亚和杰克逊顾不上与他斗嘴,马上前往卢西安的豪宅。不一会凯米来到营地,将怀疑卢西安谋杀两名本地人的想法说了出来。克劳斯起初并不相信,但在看到凯米电脑里死者被割开的脸颊后,也动摇了。在凯米眼里克劳斯是最强壮最聪明也是最可怕的吸血鬼与狼人的混合体,她希望克劳斯能阻止可能继续发生的谋杀案。

  卢西安打开大门,看到以利亚在门外。他感觉出不妙,所以并未开口邀请以利亚进门。但这并不能阻止愤怒的以利亚打碎门外的木桌,将尖锐的木桩投掷进来,刺穿他的喉咙。就在卢西安忙着拔出木桩时,一直未现身的杰克逊突然冲进门,张口咬伤了卢西安的前臂。狼人的毒液对卢西安这种普通吸血鬼是致命的,但杰克逊没有时间审讯卢西安,即将天亮,他要尽快回营地将自己用铁链锁起来,以免变回狼形后伤及无辜。在这种情况下,卢西安只能识趣的邀请以利亚进门。

  在以利亚用自己的方法寻找海莉时,克劳斯也没有做旁观者。他等狂欢回来的费雷娅一到家,就迫不及待的请她施定位咒。虽然克劳斯将海莉说成是想夺走孩子的敌人,但费雷娅清楚克劳斯心里是担心海莉的安危,她很愿意帮这个忙。而凯米离开营地后,步行回到卢梭酒吧。金尼警官早就等候在那,他已经对凯米的家族背景进行了调查,对她哥哥突然发疯杀死神学院同学、叔叔基兰蹊跷死亡等事情了如指掌,似乎在新奥尔良发生的所有神秘事件都有奥康纳家族的影子。凯米无意与他争辩,等金尼警官离开,凯米才发现自己包里的电脑不见了踪影。

  在海莉的配合下,达维娜将魔法施在蜡烛上,只要蜡烛不熄灭海莉就不受反转诅咒影响且无法被魔法追踪。而达维娜会用自己的法力确保蜡烛不会熄灭,前提是海莉不生异心。等海莉出发去完成刺杀行动时,达维娜在塞莱斯特的墓前点烧了蜡烛。塞莱斯特曾是以利亚的挚爱,却因仇恨而附身在他人身上寻找报复始祖家族的机会。达维娜想用蜡烛将自己与这个施下反转咒语的先祖女巫联系起来,破解海莉身上的反转诅咒。但达维娜的两眼突然流出鲜血,蜡烛自己熄灭。看来塞莱斯特的灵魂并不愿意帮忙。海莉一路跟踪卡拉,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正要动手时身体却一阵巨痛,骨头发生格格声,恢复狼形的时间到了。同时将自己锁在营地的杰克逊也发出痛苦的吼叫,忍受着变身的折磨。

  达维娜双眼流着鲜血恳求塞莱斯特的帮助,海莉是克劳斯的软肋,只有海莉可以对抗克劳斯。塞莱斯特虽然已死去多时,但她的仇恨不灭,为了对付始祖家族她愿意做任何事。于是蜡烛重新燃烧,海莉感觉突然又恢复了正常。趁这个机会,海莉从卡拉的背后一口咬断了她的脖子。卡拉的惨叫招来了更多的女巫,海莉在她们的咒语下头痛难忍。但这点伎俩对兼有吸血鬼与狼人本质的海莉只是小儿科,反而引得她狂性大发,将所有挡路者撕碎。此时费雷娅施展定位咒却毫无效果,她能想到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海莉已死。而锁在旁边的杰克逊正在诧异自己为何没有变身。

  天亮,以利亚仍在卢西安家中等待卢西安线人寻找狼人的汇报,但没有任何消息。卢西安前臂上的伤口需要克劳斯的血才能治愈,但他似乎并不是很担心。卢西安有意对以利亚说起了预言的事,以利亚表面上并不在意,两千多年的生活已经让他习惯了死亡的威胁。可以利亚心里仍要承担起对家族的责任,他需要找人确认这个预言。好不容易等以利亚离开,卢西安踉踉跄跄的走到卧室,翻出一个行李箱,里面放着几小瓶混浊的液体和注射器。在注射了一瓶后,卢西安长长的舒了口气,前臂上的伤口也开始迅速愈合。

  达维娜在蜡烛周围布下结界,以防有人破坏。这时马塞尔赶来,市集里出了大事。市集广场中间摆满了被烧成灰的女巫尸体,很明显是被吸血鬼咬后被日出阳光照射而灼烧成灰烬。女巫的家人在旁边痛哭流涕,其中最激愤的就是卡拉的儿子。马塞尔和达维娜看着这一幕,知道女巫与吸血鬼之间的战争很可能一触即发。为了控制局面,达维娜走向众人,向她们承诺只要尊重自己的地位,她就能提供先祖的保护,避免这类事件再次发生。马塞尔看出这根本就是达维娜一手制造的大屠杀,达维娜装出坚强的模样,对这些“附带伤害”并不在意。但当她一个人时,还是流出悔恨的泪水,王位争斗的代价是她始料不及的。而卡拉的儿子知道母亲的死一定与达维娜有关,他要调查出真相,让达维娜受到制裁。

  营地里,费雷娅看着没有变身的杰克逊,能感觉出他血液里的诅咒被什么东西压制着,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变身。这时混身是血的海莉突然出现,将费雷娅撞晕倒地。她认为自己解除了诅咒,当初参加婚礼而与自己联系在一起的族人不会再变身,以自己强大的混血身体和族人的帮助,完全可以从克劳斯手中夺回女儿。但克劳斯不会让她轻易得逞,两人在营地里打斗起来。杰克逊挣脱锁链想上前帮忙,被苏醒过来的费雷娅用咒语控制住,她不想杰克逊徒劳丧命。只见克劳斯和海莉两个混血儿从楼下打到楼上,不分胜负。克劳斯突然停止了反击,任凭海莉如何踢打怒骂都不还手。海莉发泄完怒气后才发现原来女儿正站在背后的不远处,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女儿走路。她错过了女儿第一次说话,又错过了女儿第一次走路,伤心之余决定自己找个地方亲自抚养女儿。克劳斯绝不允许霍普脱离自己的保护。以利亚赶来找到个折中方案,在营地对面购买公寓让海莉和杰克逊居住。海莉要求房产登记在杰克逊名下,并且永远不能邀请克劳斯进入。

  以利亚很快办好了相关手续,当海莉抱着霍普和杰克逊来到新家时,心里感觉无比幸福。虽然没有以前的房子豪华宽敞,但能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才能称之为家。克劳斯在街对面的窗户里看着那两人亲密的样子,手里的酒杯被生生捏碎。

  凯米在家附近抓到金尼警官在监视自己。金尼主动把电脑还给了她,也承认对电脑进行了搜查,能猜出卢西安符合犯罪心理的侧写。凯米不想让他卷入他无法对抗的力量中去,并没有正面回答。此时金尼车里收音机播放的内容引起她的注意,广播在对两起凶杀案进行描述时提到了血液被吸干,这一条警方从未公布,电台又是如何得知?他们不知道这些消息正是卢西安提供出来的。

  处理好海莉的事,以利亚终于可以做自己的事情,确认预言的真假。费雷娅将一大碗克劳斯的鲜血放在桌上,念动咒语,从血液里残存着的女预言家阿丽克西斯的血液中寻找答案。果然,她也看到了预言中的情景。始祖三人都将会被打败,不同的是一个是被敌人打败,一个是被朋友,一个是被家人。等费雷娅说完,克劳斯和以利亚对视良久,谁将是被家人打败的那个?

  东方偏僻的庙宇里,女修行者正在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对练剑术。女子称男子为特里斯坦,而男子则叫她妹妹。原来他们竟是特里斯坦和奥罗拉兄妹。显然特里斯坦对昨天妹妹收到自己不能来看她的信件时过激的行为非常担心,奥罗拉还想找借口搪塞。可听到哥哥要单独离开时,她的情绪再次失控。特里斯坦不得不用镇静剂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妹妹,他关照僧侣好好照顾奥罗拉,等他回来时会带来一件礼物,从新奥尔良来的纪念品。

初代吸血鬼第三季相关剧情介绍
喜欢看“初代吸血鬼第三季”的人也喜欢:
最新剧情排行榜
推荐电视剧剧情
最新电视剧剧情